系統性偏見、歧視、和團體動力

今天想要來說一說理解或學習團體動力對於我們在職場上究竟有什麼個人好處,我不打高空說些什麼能帶領團隊走向更有效率的高綜效工作的屁話,就來分享一下今天我跟個案的諮商內容吧,雖然內容經過一些改編而且發生地點在美國,但我想一定還是有些部分很能讓人感同身受的。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個案T,跟我一樣年紀的非白人女性,是父母移民到美國的第二代,小時候也經歷過很多貧窮和需要幫父母翻譯處理生活瑣事的童年,於是是個自我要求相當高的完美主義者,總是心裡有個目標就能夠達成,非常有上進心和衝勁。 有看過我以前文章的人大概就會有個印象,有完美主義的人很容易會把所有身邊事物都視為是自己的延伸,沒有辦法分辨人與事情的差別,T就是如此,她特別是個重視工作的人,所以工作上的身份表現幾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很不幸地,她又挑上了一個文字工作,她寫出的字字句句都代表她自己,每次被老闆編輯修改的時候她都內心難受、挫折不已。這是我們最一開始工作的目標,嘗試怎麼樣讓她逐漸把自己的身份認同和工作分開,然後學著建立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因為她的工作性質的關係,基本上沒有哪一天是真的可以不工作的,需要隨時保

破解完美主義與自我要求高的魔障

我有很多這樣的個案來找我解決這個問題,通常他們在工作上極度焦慮,總是用非常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工作,每天加班也無所謂就為了要把老闆交代的事情辦好,甚至有一點疏漏或掉以輕心都不行。遇到工作較輕鬆的時期甚至自己內心還會感到內疚,覺得自己這樣沒有時時刻刻在工作不好,覺得自己是公司裡的米蟲,於是時時刻刻要求自己要精進做到最好,然後更不用說的是換了新工作剛上崗的時候也是完全不給自己一個學習的過度適應期,覺得自己應該就要已經會這些工作技能,總之各種逼死自己。 然後在工作上面臨到巨大壓力或挫折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時候也很難開口向同事或上級請教,因為不好意思麻煩別人,也不敢拖累團隊進度,害怕自己成為累贅。潛意識上也是害怕自己顯現出了自己的弱點,怕被瞧不起,內心纖弱的自尊很怕受傷害。個案說他聽過王偉忠分享自己的成功秘訣就是非常嚴格地製作自己的節目好讓其他人沒有機會說嘴,所以我的個案也總是用非常嚴苛的95分標準來對待自己,哪怕老闆其實只要求他做到80分。但是他來見我的時候自信心相當低落,總是覺得自己這裡不好那裡也不好,認為自己連及格都沒有,自我評價極度扭曲。我說

我的關於界線的第一堂課

昨晚發完文之後才意識到這個粉絲專頁竟然也開滿一年了所以今晚決定來加碼一篇,想要來講界線,這個幾乎完全不存在我們文化裡頭或者又常常被污名化的東西。 第一個想到的界線負面例子是「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大概在工作場所裡頭最常看到,一旦出包了,彷彿每個人都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大家都是過江的泥菩薩所以沒有誰可以救誰,如果你要掉入萬惡淵藪了那也就只好站在岸邊跟你說聲掰,聽起來好像界線永遠是自私自利的,不為社會所接受。 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完全相反的例子,那時候是我第一次接觸諮商實務,也根本不記得自己到底哪裡沒做好了,反正記得就是在跟督導討論接案歷程的時候突然完美主義作祟,一個沒有辦法給出完美答案的時刻就讓我自尊心受挫,覺得剛剛真是搞砸了,對個案沒法交代,我應該要更怎樣那樣巴拉巴拉的。然後是一股強烈的自我否認感襲來,覺得自己是爛諮商師、壞學生、可能誤了別人一生諸如此類的,一直不斷想要重播剛才的對話片段然後檢討每個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一直沒辦法從這漩渦裡走出來,直到督導終於說了「你只是這一次沒有做得夠好,並不代表你就是個壞人」。 即使現在打出這句話我的情緒都還

有可以深入談心的朋友了還需要諮商嗎?

某天看到一個討論串在說找朋友聊聊天、找網友嘴砲嘴砲就可以不需要找心理諮商師之後就一直想寫這篇文章,但是卻又不是很確定自己如何可以把我的想法表達得完整又不武斷,所以就來寫寫看吧,不打草稿。 如果這是一題簡單的是非題,我會回答當然需要啊。 如果這是一題簡答題,我就會說因為心理諮商可以挖掘啟發的東西比跟朋友談心更多,而且我在這裡要強調的是我的這個朋友已經不是什麼逢場作戲的酒肉朋友了唷,是我覺得我已經可以把自己內心深處大概百分之八十都給她看的朋友,甚至比每一任情人看到的部分都還要多,可是我還是需要也想要有一個心理諮商師讓我知道我定期可以進場保養一下。 我跟這個朋友K的關係大概是幾乎天天會說到幾句話,在各自不時有情緒擾動的時候就會彼此訊息留言,有些時候也會需要很立即的注意力,像是講講電話什麼的,我們也彼此分享很多各自在心理諮商歷程上的發現與成長,一邊怨嘆著人生真難、生活需要真多努力經營、關係的來去真讓人難以捉摸,同時也不斷省思彼此在人生這場遊戲裡面得到了多少紅利,然後也一起享受生活,享受快樂。 可是我還是想要有我的心理諮商師,第一次來介紹她出場好了反正她什

我們與身體的關係呀

稍微認識我久一點的人大概都知道我不會是這全世界最健康的人,我大概也多多少少模模糊糊的知道我的身體是有點被我操過頭了,但是實際到底該是怎樣我也不明白。幸好是遇到了剛好能夠非常理解我的身體的中醫才讓我從各種頭痛的地獄中跑出來,然後現在的身體狀況比起去年同一時刻也是非常健康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前提扯這麼多是想要鋪陳我這個天真的想法:我以為人們通常比較認真對待自己的身體健康,會把身體健康放在優先順位照顧,當然是相對於心理健康啦。 然後我發現其實不然。 剛才見了一個身分證上寫快30歲但看起來像大學生的孩子,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很深,因為她像個嬰兒一樣,她說她總是睡不好,總是在半夜被肚子痛痛醒,然後就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她不知道她是吃太多了還是吃太少了,可是平常她都沒有食慾,又有關於自己身體形象的問題。 我對於這個不知道自己太餓了或太飽了的狀態感到驚訝,隨即用心理動力的角度想去,可能是心理上尚未發展完全吧,所以我可以慢慢幫助她,就像餵養一個嬰兒,讓嬰兒逐漸學會表達自己的需求,當他們有了語言能力,不只是只能哭泣之後。 這個想法當然非常合理,我也覺得我的詮釋非常到

受傷了之後該怎麼辦呢?

這篇文章算是我一個小小的野心,如果能夠幫助到很多人就好了,但我自己心裡也明白,心理治療這件事情是非常需要個人化的,我希望至少我能夠安撫你一點,然後鼓勵你去找到可以更加幫助你的人,可能是一個諮商師、一個精神科醫生、一個身心科醫師、一個社工、一個志工、一個朋友、一個愛人、一個家人。 過去的這個週末可能你都還在驚嚇中度過,大腦被過多的情緒、討論、爭執淹沒,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可是又已經是星期二了,該工作的也還是該工作了,好像這些衝擊必須要在正常的生活裡頭銷聲匿跡,不然別人會覺得我很奇怪、我大題小作、我玻璃心。 我看見兩股極大的聲音在每個人心中爭辯:他們就是要傷害我們,他們已經傷害了我們,有些生命已經因此逝去,他們是我們的敵人,這個社會太邪惡了,我們沒有容身之處。反之,這樣已經夠好了,至少有一些人站在我們這裡了,我們得要開心,我們不能放棄希望,我們要快快站起來然後繼續一起努力。 這些想法都是很自然很正常的,然而危險的是這些話語的背後可能缺少了一點彈性,而這個東西我會和恢復力做連結。有時候這個世界複雜到我們沒有辦法完全理解每一個觀點和每一個想法,於是非黑

壓力管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終於又有心情和靈感發文了,看來我果然不是一個能當作家的料,因為我就是沒辦法做持續寫作這件事情。今天想要講講壓力這件事情,因為剛跟我的個案講完這件事情,才驚覺原來有很多非常簡單的道理是很難被運用和實踐在生活之中的。 如果以前在大學你有修過普通心理學,老師應該都會講到壓力心理學這東西,壓力是再正常也不過的東西了,我們會因為各式各樣的事情感到壓力,最常見的包括工作、感情、婚姻、家庭、友誼、財務等等。通常你可能會聽到大家說我最近壓力好大,這是一個心理上的感覺,而在生理上也會有很多徵兆可以窺見,像是睡不好、做惡夢、半夜驚醒、食慾不振、變得急躁和焦躁、然後對很多事情失去興趣或是耐心、或是就像我覺得有太多東西要做了而光是想到就累這樣。 那麼,到底該怎麼辦呢?現在看似很流行的壓力管理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對我來說,壓力並不是一個絕對壞的東西,就像很多有拖延症的人可能就是需要拖到最後一刻所產生的那種時間壓迫感來讓自己產能大增,我們也的確是需要適度的壓力來讓自己有動力去有所作為。但是如果壓力過大,可能會產生很多副作用,讓我們的產能不增反減,有些拖延症的人甚至到最後

重男輕女的荼毒

最近的一個反思是歧視這種事情啊,只有發生在距離你很近的時候你才會深切去思考歧視這件事情究竟存在不存在。 我以前不是個認為我們這世代還有性別歧視的人,即使親戚和老師不時還是會耳語聽到我的名字就以為我是個男的,甚至說出一些如此成功可惜不是男孩的荒謬話,我也都暗自隱忍了,因為那些無知的話語不會影響到我發展的機會,我不曾因為我身為一個女子而遭受什麼樣的打壓,頂多就是得到的好處不夠多,但我也不太需要啦,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前幾天聽到一個貧窮和重男輕女交互影響的悲劇才發現原來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我們還是得為這些人權掙扎與奮鬥。 主角是個四女兒,顧名思義她上頭還有三個姊姊,幸好後來她有了一個弟弟,於是她的母親不用再讓自己懷上孕了。生長在鄉村裡頭,當時還沒有什麼驗孕看性別等等先進的技術,她出生的那一刻成為她母親一生中最痛苦的幾個時刻之一,而這份痛苦很理所當然的也印刻在她身上。 從小到大只有生病的時候能夠感受到母親的一絲關愛,平時常聽到的成長故事都是差點被送走的情節,母親總是嫌她一無是處、認為她做什麼都會失敗、覺得她做的決定都是錯誤。她是個不被期待誕生的小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