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我眼中的瞳仁

張路加 全世界最大的福音禾場 適值二月立春的那天早上,應邀在一福音傳媒機構的早會中分享中國大陸宣教工場的見聞。一踏進那間不大的會議廳,牆上那大大的幾個字就抓住了我的視線:中國,我眼中的瞳人。我發現還沒有開始分享,淚水已經湧在眼眶中,視線已經開始模糊。這幾個字在我的記憶中太深刻了!還記得十三年前,「六四」不久即去德國留學,旋即在我生平參加的第一次聖誕特會上聽到一位傳道人邊流淚邊重複著:「中國,我眼中的瞳人!中國需要福音!」他甚至大聲疾呼:「中國的歷史,中國的基督徒是有責任的!中國的基督徒在哪裡?!」對一個剛剛目睹了中國歷史上最驚心動魄的時刻,正慶幸自己可以藉留學海外而置身局外的我來說,無疑是一聲當頭棒喝!幾經掙扎,我終於淚流滿面的站起來,在我的神面前,在這位將我們當作祂眼中的瞳人,為之代罪替死的神面前,將我的一生奉獻給祂。 如今,在這個醒目的標語底下,我正和一群致力於用傳媒來向中國人傳播福音的同工們一起,探討分享如何向跨入了廿一世紀的這個全世界最大的福音工場傳揚基督救恩。讓我們先從以下圖表來看一看我們今日面對的這個工場概況: 注:以上數據取自中國大

鑒古而知今-- 中國留學潮的成因

張路加 近百年來,中國隨著西方文化思想科技等的呼嘯東來,傳統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挑戰,但也因此獲得了變異、會通及再生的機緣。在百年來中西文化交匯的大潮中,異軍突起的留學生群體,所帶動的一波波留學潮,對近代中國在文化、教育、人文、政治、思想、經濟乃至軍事等領域可謂影響極鉅;至今仍繼續影響當今及未來中國的發展和走向。本文將回顧近百年來較具影響的留學潮,分析其產生的原因及環境,點出其對當時代中國所帶來的影響,從而對現今留學大潮的脈動提供一個把握的視野,並從歷史軌跡中找出前瞻的依據。 口 中國留學潮的產生及其成因 中國留學海外第一人始於出生廣東中山縣的容閎。一八四七年一月四日,在美國宣教士布朗牧師的保薦和資助下,年方十九的容閎飄洋過海,直趨美國。一八五四年,二十六歲的容閎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耶魯大學,並於同年十一月,懷著一腔「欲借西方文明之學術以改造東方之文化,必可使我中華之老大帝國,一變而為少年新中國」的豪情,揚帆歸國,開始了他「教育救國」的大計和人生之路。其後在他不懈努力並親自帶隊下,自一八七二年起,清廷在三年內共派出詹天佑等一百二十名學童赴美,一

理性與躁動──當代大陸青少年面面觀

張路加 今日的中國大陸,經濟在起飛,社會在改變,環境、觀念、思潮日新月異;傳統的價值和道德觀念,以及家庭和社會人際的結構體系,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挑戰。對於生活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的當代大陸青少年,則是讓我們這些才揮別青春不久的人,已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鄰居家上小學五年級的小艾凌晨四點才回家,兩眼通紅,極度亢奮。他已經在遊戲機房裡泡了整整三天三夜,準備接著在家裡猛睡兩天。用他的話來說,這樣的生活簡直「酷斃了」!根本不在乎我們驚異的目光。他父母稍稍對他提出一些規勸,他就譏笑他們是「蛋白質」(笨蛋、白痴、神經質)。 地鐵站裡,兩個初一的小女生正在眉飛色舞的談論。其中一位收到班上一個男生的情書,另一個非常老到的勸她:「你可千萬不要理他,以後上了大學,機會多得很。不要「拎不清」(指頭腦不清楚)。」滄桑和世故的語氣,叫人感覺不可思議。 兩位高中生的小說「零下一度」和「黑客攻擊防範秘技」在網上發燒般的流傳,顛覆著課堂里老師們的權威,也同時述說著新人類不同以往的色彩。自稱「小混混」的高中生韓寒的短文「穿著棉襖洗澡」,更是直接抨擊現代的教育制度,在同齡人中爭相

敢問路在何方?──透視今日神州學子路

張路加 編按:“神州透視”是本刊新開闢的一個欄目,旨在報導及探討中國大陸學子的現況、問題及出路。 車輪滾滾往事如煙 80年代末的一天,當我坐在由北京駛往德國柏林的國際列車上,凝望著窗外漸漸後退的長城,心中百感交集,由小學到大學的青澀歲月,似乎就在那刻起劃上句點。 小學課堂中木質黑板上沙沙作響的粉筆、中學操場上迴盪的“廣播体操”樂曲聲、大學時代圖書館每晚上演的“搶座位”攻防戰……這一切似乎也隨著滾滾的車輪轉動而漸漸飄去。雖然我們這一代人多少經歷了中國的政治動盪和經濟困頓,但中國幾千年來濃濃的“十年寒窗苦熬”的學子情結,還是將我們的心牢牢地拴在了課室裡、校園中。 如今,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紀,那條往昔的神州學子路彷彿也脫胎換骨,變得面目全非。甚至變得那樣的陌生,令我們這些“過來人”瞠目結舌、驚訝不已。 今日學子們所面對的問題、心態和環境,早已是和往日大不一樣。雖然仍可見不少戴著厚厚鏡片、夾著重重書包,在校園中刻苦攻讀、踟躕獨行的身影,卻也耳聞目睹太多的“校園破口”,令人怵目驚心、心中刺痛。且讓我帶您沿著今日神州校園路徑探訪一番吧! 小學生遭遇“心”問題

失火的象牙塔──透視中國高校大學生同居現象

張路加 它已經發生了 2000年12月初的一個深夜,在西安某著名的高校,當學校保衛處搜查一名潛入學生宿舍行竊的小偷時,竟然在一男生宿舍內,查出五對同宿的學生“鴛鴦”。此聞一出,校園內外一片嘩然。一時間,大學生在校內和校外的未婚同居現象,引起了社會上廣泛的注意和討論。 一個月後,一群記者就大學生同居問題,走訪了西安、北京、上海、武漢、重慶等六大城市的一些著名的高校。他們的調查結果顯示,75%以上的大學生“認可”或“不反對”同居這一現象。在口頭回答“你有過和異性同居的行為嗎”這一問題時,表示“有的”竟佔了52%。 這群記者下結論:“這份調查答案展示了當代大學生的基本心態和行為。對此我們不必目瞪口呆。不管你同不同意,反不反對,它都很現實地展現在你的面前,因為它已經發生 了。” 失火的象牙塔 走在中國各大學的校園裡,無論白天或夜晚,隨時都能看見林蔭叢中那一對對相依相偎的學生情侶。而用北師大一位男生的話來說:“在大學裡大家都談戀愛,沒有談過戀愛的只是很少一部份。而戀愛過的,很少沒有同居過。” 上海某大學藝術系的一位女學生則說得乾脆而直接:“我曾經分別和幾個

呼喚誠信──透視當代學子們的“誠信危機”

張路加 引言:“誠信危機”的真正根源,在于一個信仰的缺失。 “誠信缺失”氾濫成災 一段時期以來,“大學生考試作弊”,成為了與“農民工討薪”並駕齊驅的社會焦點。一向以“立信、立德”為育人之本的校園課堂,如今竟然發現,作弊隊伍“不斷壯大”,幾到了泛濫成災的地步。 而作弊者的心態竟也愈加“坦然”,且作弊手段不斷翻新,作弊工具“現代化”程度不斷提高。甚至出現了藉此大發橫財的“職業作弊”行業,公然登報大賣廣告,明碼標價。而且 “生意好得出奇”,出現從“槍手代考”到“論文代寫”的“一條龍”式服務。 “學不在精,作弊則靈;功不在深,偷看就行”的課桌文化,居然堂而皇之地在校園中大行其道,廣泛流行。 國人們在震驚之餘,不由得對今日育人育德的“神聖殿堂”,投以狐疑的眼光:到底走出校門的畢業生隊伍中,貨真價實的有幾許? 為了遏止日益猖獗的考試作弊之風,各地教育部門也著實動了不少腦筋。如東北大學專門研製出一種移動通信干擾器,用以干擾瀰漫于考場上空的手機信號。湖北省武漢理工大學等四所院校的考場中,安裝了近200台屏蔽儀,以擾亂考生利用通訊工具傳遞考試信息。教育部則于去年史

出師未捷身先衰──透視中國中青年的“職業枯竭”現象

張路加 職業枯竭症 “叮鈴鈴……”一陣長長的電話鈴聲,將在辦公室沙發上和衣而臥,熬了一整夜剛闔眼的小吳驚醒,又開始了他“拼博”的一天。 28歲的他,是北京一家日報的記者,工作兩年來,熬夜趕稿、四處奔波、黑白顛倒的無序生活,對他和他的同事們來說已是家常便飯。高強度的工作節奏和高負荷的腦力運轉,使得不到三十歲的他,眼睛滿佈血絲,嘴唇出現暗紫,看上去已是臉色蒼白,虛弱不堪。 事實上,今天的中國大陸,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和工作競爭壓力的加劇,在中青年族群中,特別是在城市中的知識階層和“白領人士”中間,越來越多的人正因拼命工作、努力賺錢,而透支著健康。起早貪黑,晨昏顛倒的“淘金”生活,使得這些本當神清氣爽、身強力壯的中青年,出現了嚴重的身心俱疲即所謂“職業枯竭”現象。 先用命換錢 當“一切向錢看”的經濟大潮,漫捲著今日的神州大地。當“有錢就是成功”的人生哲學,被大多數國人奉為圭臬,不少的青年便步入誤區,即認為成功的人生就是博命賺錢,必須想盡辦法掘得“第一桶金”。“四十歲以前先努力用命換錢,四十歲以後再拿錢續命”,成了青年白領聊以自慰的口號。 這些“新知青”(

“馬加爵事件”的聯想──透視今日大學生日趨嚴重的心理問題

張路加 大學生為何瘋狂? 今年二月,年僅22歲的雲南大學生物科技專業的學生馬加爵,因為打牌與同學發生矛盾,將四名同學在三天之中,一一殘殺,並把屍体藏匿于宿舍衣櫃,自己則開始逃亡。 一個月後,蓬頭垢面的他,在海南三亞落網。同年6月,經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雲南省高級法院經復核批准,他隨著一聲槍響而伏法。 “馬加爵事件”震驚了全國,成為媒体、網路及市民們一時之間談論最多的話題,也引發了人們對“天之驕子”們心理素質的嚴重關切:殺人、自殺──大學生們為何瘋狂? 的確,從去年喧騰一時的清華大學劉海洋硫酸潑熊,到讓人聞之色變的天津醫科大學馬曉明殺父;從今年一月,浙江大學應屆畢業生周一超,刀刺招工辦兩名幹部,將其中一人殺死,到今年五月江西醫學院2000級在校生薛某,一小時內在大街上連捅七人,致其中兩人死亡、五人受傷;從今年五月,美國路易斯安納大學的上海留學生羅海明,狂刺同校研究生陳婷120多刀致之身亡,再到今年七月間肯塔基大學研究生張棟,殺死其女友顧岩後上吊自殺…… 一起起血腥的殺人劇,從國內上演到國外。今日的“馬加爵”們,幾乎是前赴後繼,層出

“浮躁”心態何時了? ──透視神州今日彌漫的“浮躁”風

張路加 “常常計較自己的得失,常常感到身心俱疲,常常沒有耐心做完一件事,常常忙忙碌碌,卻又茫然不知所措…我倒底怎麼了?”這是筆者這些年在中國最常聽到的許多人的傾吐和心聲。 “倒底怎麼了?”原因很簡單──許多人已經患上“浮躁”症了。今日的神州,似乎處處彌漫著“浮躁”之風:急功近利、焦躁不安、過於繁忙、壓力太大、缺乏信仰、過份追求完美、個人欲望高漲…。浮躁似乎已經滲透到了人們生活與工作乃至人際關係的方方面面,變成人們面臨的一種普遍狀態。 · “浮躁”成了流行時尚? 早在近二十年前,大陸著名作家賈平凹就寫過一本小說〈浮躁〉,這個重大的社會主題已被他敏銳的觀察和捕捉到了。等到十年前,當知名歌手王菲將〈浮躁〉一曲唱紅唱遍神州大地時,不過只是對當時現狀的一種描述而已。倒是該曲一連數年榜列前茅,反映出人們對此現象的普遍共鳴。“浮躁”已經頗有些“流行時尚”的味道了。 “浮躁”者,心浮氣躁也。求勝心太切,患得患失;虛榮心太強,跌跌撞撞。一門心思走致富捷徑,几可不擇手段;晝夜思索出人頭地,管它良心是非!反映在官場上的,是察言觀色、揣摩上意、阿臾奉承、只求升遷,於是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