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十五年前在上海 你會出手嗎

在上海工作十多年的老姜,因為身體的關係辭職回來台灣休養。從台商高幹一路做到外商主管,手下曾意氣風發管上百個業務。聽聞他回來一陣子了,某天突然來找我,問我有什麼工作機會。 「還工作?你們這種很早就進上海搭到發展熱潮的人,身價應該可以退休了吧。」我說。 「是啊,我有朋友十幾年前在上海用700萬台幣買套房,去年賣掉賺了7000萬,靠這個已經退休無虞。」老姜僨僨地說,「可惜不是我,就差當年沒分散做點投資或置產買房在上海,不然現在也就可以養老退休了。」 「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現在有個城市可以複製上海模式,你願意做些嘗試嗎?」我說。 「哪裡啊?」老姜好奇問。 「越南胡志明市。」我說,「渣打銀行預測它的黃金十年正要起飛,最近我們也發掘到旅宿與零售地產的投資機會呢。」 「胡志明市聽說不錯呀,最近我有朋友在那邊賺到錢,不少台商也都過去了。」老姜緊接著說,「但現在聽說買個房子要600萬台幣還不好貸款,店面雖好但甭提了我買不起,我也不可能去越南跳下去做熱門台灣手搖飲生意。我積攢的這些錢,在下半輩子要謹慎使用啊。」 我點點頭笑笑說:「那若只要60萬台幣呢?瑞德資本前期投

腦傷復健中心&公寓 | 丹麥Lion Kollegiet參訪記

北歐出色的社會福利政策聞名遐邇,尤其是丹麥,收入將近一半繳給國庫,但作為公民從出生到死亡幾乎由政府支出,在銀髮產業的佈局更成為全球邁入高齡化時代爭先恐後學習的榜樣。這次紅色子房團隊與醫療輔具廠商及銀髮建商代表一同前往丹麥,透過從「居住空間與環境」、「照顧服務模式」、「生活模式」、「政策制度」等面向蒐集各種在地老化的優質案例,也讓我們見識到真正「以人為本」的老年照護生活。 腦部創傷後復健的重要性及難度相當高,除了造成身體功能如思維、視覺、運動等的異常及失調,病情惡化可能走上失能或失智,而這樣高難度的復健需要一支不同專業的治療團隊相互配合支援,像是神經外科醫師、復健醫生、護士及治療師,每一個專科提供的治療環環相扣,缺一不可,因此政府特別成立這樣的腦部術後復健中心,讓這些術後的病患能得到最完整的照護。 我們拜訪的腦部術後復健中心隸屬於國際獅子會的 Lion Kollegiet,收案年紀從18至65歲,而且是經評估後有潛力做復健的才能進來,病患及其家屬會和醫療團隊一起訂定復健計畫,一段一段時間調整,目標是協助病患恢復未來日常所需的生活能力。這裡的醫療團隊

打造「家」一般的安養中心|丹麥 Plejehjemmet Bomi-Parken 參訪記

北歐出色的社會福利政策聞名遐邇,尤其是丹麥,收入將近一半繳給國庫,但作為公民從出生到死亡幾乎由政府支出,在銀髮產業的佈局更成為全球邁入高齡化時代爭先恐後學習的榜樣。這次紅色子房團隊與醫療輔具廠商及銀髮建商代表一同前往丹麥,透過從「居住空間與環境」、「照顧服務模式」、「生活模式」、「政策制度」等面向蒐集各種在地老化的優質案例,也讓我們見識到真正「以人為本」的老年照護生活。 位在小社區內的「Plejehjemmet Bomi-Parken」是以家為核心概念的安養中心,和藹可親的執行長 Lars在這邊已有15年之久,當我們向他訴說此次來歷,提到「機構」這個字眼時,他立刻糾正「這裡是家,而非機構」,「家」是他們工作與生活的共同哲學。 如何實現「家」這個理念?首先,住在這裡的長者和工作人員為家人般的互助關係,長者並不需要無時無刻的照顧及服務,能自己來就自己來,真的需要幫忙時也要主動向工作人員尋求協助,而不是坐在那邊等別人來服務。他們會與工作人員定期訂定生活計畫,比如說這個月要在花園每天固定散步一小時、或一起到超市買菜煮飯等,因為這裡強調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