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修仙,成圣,玩世,田园,帅哥,网红:移民加拿大之六大理由

离开墙国,移民到北美,除了追求传说中的好日子之外,应该还有一些稍微有些奇葩的理由吧? 譬如修仙:这里山清水秀,夏有莺歌燕舞,冬有冰雪琼楼,不管是清修还是苦炼,还是传说中的男女双修双炼,都不会被世俗干扰太多吧? 譬如成圣:有这个被叫做地球的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和图书馆,以及最好的教授团队作为引路人,你尽管可以沉浸在圣贤的世界,学贯东西,著书立说,流芳千古也说不定哦! 玩世不恭:这就更有条件啦,不就是恶搞和无厘头吗?在这里,你可以把伟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光辉形象印在厕纸上,用他们的舌头舔干净你的屁屁哦! 帅哥美女就更不用说了,要肌肉有肌肉,要温柔有温柔,要钱有钱,要幽默有幽默,可以说,要啥有啥,就看你敢不敢要!(我要,我要,嗷,傲。。。xxx@#¥%¥%&!!!) 尝试当网红机会就更多了,这里应该比墙国网络自由一百倍也不止吧,只要遵守普世价值的底线,几乎没有什么敏感词汇,想咋整咋整,机会太多啦!如果尝试玩油管,坚持一段时间之后,还可能有一些传说中的被动收入,发了财也说不定哦! 且听老陈戴上草帽,为大家详细解说: #谋生 #就业 #新移民 #移民 #移民加

水葬,那个遥远的传说,文艺?浪漫?信仰?残忍?环保?也许都有吧 ... ... ...

喜欢书法的朋友们一定知道《兰亭集序》中的一小段话: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 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 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 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 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 大矣。”岂不痛哉!” 这最后一句话,就是说死亡,死亡是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去的归宿之地,不管你把它想象成天堂,地狱,或者来世,你都将不可抗拒地去那里。或许你会用一生最后一口气写下“到此一游”四个字,或许你只是默默地看着流泪的家人,或许你想尝试着抗争一下,来个起死回生也说不定。 但是,世界上不存在不灭之体,尽管你可以利用自己生前通过杀人立下的威严让世人为你的躯体建造巨大的陵墓,或者装在水晶棺材里面企图万古留存,最终都是徒劳。 于是,我对自己怯弱地说:我死之后,水葬了我吧!不必举行什么仪式,悄悄地放进大海里,让鱼儿们一口一口啃掉我的皮肉,让骨头上长满珊瑚树,我的生命也就延续了。好像有个叫作达尔文的老夫子曾经著书立说,告诉世人,人本

石头记 - 第六十三章 春兰来了

因为皇帝遭遇刺杀,金国上下展开了一场类似石头在后世听说过的肃反的运动。   据说,皇帝的行踪是石头两个月前从夏国带来的参与建设皇宫的夏国犯人泄露的,当然,民风淳朴的金国,也并没有相应的保密和安全制度。皇帝今天去哪里,喜欢什么口味的食物,明天可能去哪里打猎等,实际上并不保密,几乎所有在金州生活的人都知道。   完颜乌乞买觉得这次刺杀事件纯属偶然,所以不打算很认真地对待。可是,完颜宗望却利用这个案子几乎将所有的犯人陡赶到矿山,让他们挖金矿和铁矿,别的矿藏,金国暂时不需要。   大部分与这些南方来的人们配种的女真女人们都已经怀孕,剩下的事情,就是将这些娃娃生下来抚养大。至于这些孩子的父亲们的命运,如同很多雄性昆虫一样,完成配种任务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好几千的矿工被赶入矿洞和矿坑,好吃好喝供着,就是不允许倒地面上来,死了就埋直接埋在地低下。   这些变化,远在高昌军中的石头并不知道,去金州议事回来的兀术大叔也没给石头提起。   经过大沙沟一战,东喀喇汗国元气大伤,东原来依附的一些部落的吸引力和控制力大保护入前,葛罗禄,暨额尔钦,鹄

石头记 - 第六十二章 刺客之国

石头站在大沙沟边的一座山上,用望远镜观察着兀术父女与东喀喇汗国交战,看着双方战士血肉横飞,感觉很不适应。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亲身经历的战场,但其残酷程度也已经超出了这个年轻人的想像。   东喀喇汗国小型投石机投过来的蘸过油的空心大石头飞到金国战士和战马身上,砸死砸伤了不少人。接下来射来带火星的箭又点着了满地的油和破碎石头后流得满地的油,很对金国重骑兵战士变成了火人,金国将士队形开始乱了起来。   也许金兀术下了撤退命令,金军轻骑兵和重骑兵都朝大沙沟跑了过来,虽然基本上还算保持了军队的撤退队形,有基本的掩护,相互之间没有为夺取通道相互屠杀,但是,那些受了伤的将士们却大部分被东喀喇汗国军队的二次屠杀,没有袍泽去救援。就这一点而言,辽国人做得好比金国人强多了。   损失了两成多的金国重骑兵和蒙兀联军很快撤入大沙沟,东喀喇汗国将士不顾疲劳,也不管调整和保持队形,上了骆驼就追了过来。   金兀术命令部队脱下盔甲和破损的武器扔在路边,马匹也脱去装甲,所有重骑兵变成轻骑兵快速通过大沙沟狭窄的道路,然后下马休息。   东喀喇汗国将士进入大沙沟,看见满地的

石头记 - 第六十章 复式薄计

在完颜昌的木屋中住了十来天,会宁府的女真官员就来找完颜昌说,需要抚恤的战士家属统计已经基本完成,各部落的头脑们却无法商议出分配方案,王爷回城主持具体抚恤金的发放工作。   石头也应邀请参加了这次会议。当大家都拿不出除了将这笔巨款平均分掉之外的方法的时候,石头提出,分掉三百两,剩下的二百两作为各部落的入股,成立商队,从大宋南方买茶叶稻米,卖到金州会宁等北方城市,然后再去极北购买优质毛皮和药材贩运到南方,一来一往,获利至少翻倍,二百两黄金很快就会变成五百两。石头自己愿意出一百两黄金入股,另外可以拉箫春兰和李剑虹各入一百两黄金的股。   完颜昌和部落首领们接受了这个方案,大家都分头去筹划和具体落实。   石头于是告辞完颜昌,带着随从,骑着战马,向西而去。   上次灵车经过的一路上,已经有不少土著部落住进了那些小木屋,这让石头很欣慰。因为这个原因,每个晚上都可以在人家里投宿,可以喝到热腾腾的汤饭,马匹也有人帮忙照料,一切似乎都在想着好的方向发展。   半个多月之后,石头一行人到达了金州,蒙兀的煤矿已经开始勘探阶段的开采,闪亮着金属光泽的无烟碳是

石头记 - 第五十七章 暗流涌动

箫富贵与完颜昌的谈判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辽国将会宁府以北交给女真经营,女真取消称帝,完颜昌为金王,伤病金军将士自愿选择居住地,大部分选择跟着完颜昌去回宁府,也有不少愿意留在辽国安家。   为了防止辽军复仇式屠杀这些已经放下武器的降兵,箫富贵亲自领兵将完颜昌一行三万人宋到会宁府,然后又资助安家费用,将这些女真人遣散。   对于这件事情,皇帝耶律淳与太师耶律大石有些分歧。耶律淳认为,可以允许金国皇帝在会宁府继续存在,这样就自然会有两个金国,时日一久,东西两地的女真人将各自分别认同自己的国家,如八百年前的匈奴,分为南北匈奴之后,逐渐土崩瓦解。耶律大石认为,应该彻底消灭女真势力,将其族人全部内迁分散杂居,还要整顿兵马西征,彻底消灭西逃的女真主力。   萧富贵最后说服了两方的观点:金国可以灭,但是女真不必内迁,北面还有大片的土地有待于开发,开发那里的土地,契丹人和汉人都不如女真人有优势。另外,辽国经过这么一场大内战,国家满目疮痍,已经动员不起来大量军队西征了。现在,新光复地区就像一个吞金巨兽,南京城里那一点积蓄早就折腾光了,还欠了夏国和宋国大量的外债。

石头记 - 第五十五章 他乡故知

赵大娘和石头说服了金国贵胄,金州城修建成开放式的,城墙一丈高就行了,墙也不需要太厚,主要目的是阻挡熊和老虎,城内房舍全部不设围墙,只需移栽灌木,标出院落界限,以后勤加修剪即可。皇宫的围墙用木头栅栏替代,稍微高一些,约两丈高,皇宫内建设一座大型石头宫殿,作为这个国家文明的象征,同时作为大型仪式活动场地,类似后世的大礼堂。皇室成员的住所,暂时都是大小木屋。各管署衙门,兵营,学堂等公共设施全部为木屋。   不过,在这些老壮完颜们心中,金州只是个临时避难所,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那白山黑水大平原与渤海之滨。   金州当然也要经营,经过这几个月的勘察,这一带可能不只有金矿,铜矿和铁矿资源也可能有。而且,在南面不远处的蒙兀族领地上,还发现了一个露天煤矿,按照石头的说法,这里很可能就是个聚宝盆。   但是,要知道这里到底埋藏着多少矿,如何开发这些资源,难度还相当大,主要是缺乏人才和劳动力,去哪里找呢?   大家一起首先想到的是大夏国。   是的,支撑大夏国强大军工业的基础,是强大的采矿业和冶金业!只要能从夏国挖来十分之一的工匠,这里的采矿和冶金就可以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