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efpack 雙面變形包試用心得-布達拉宮遊記

重登布達拉宮。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每一次都是新的。每一次,都是攀越雪白天梯般去遙指那些高高在上的金頂與黑帳、紅牆與黃房子,又彷彿修成正果之人終於晉升最後的道場。 布達拉宮安檢嚴密,通關入口並設有好幾道哨所,查驗門票和身分原屬必然,隨身箱包過X光機,手表皮帶項鍊穿穿脫脫更不在話下;為方便收納隨身的零星物件,多層設計、夾袋充足的雙面變形包,就成為這趟入宮之行的首選──特別是向上步行百來階曲曲折折梯梯坎坎後,身子逐漸發熱浸汗,保暖用的羽絨外套霎時成了負累,剛好可將雙面變行包由手提模式調轉為後背模式,延擴的內在容量即可作為放置外套的空間。 儘管這幢位於瑪布日山上的巍峨殿宇吃掉我不少記憶卡的容量,但布宮裏頭卻明文禁止拍照;再加上參訪人潮不斷,我們只能緊跟導遊步履,一面張開耳朵仔細聽聆、一面睜大雙眼用力賞覽眼前金碧輝煌的絕世瑰寶。 相機派不上用場,索性也丟到後背包中──空手到兩串蕉,反而更有餘裕專注在建築和藝術本身的細節。始建於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年代,爾後五世達賴喇嘛將噶廈政權中心轉移至此,大舉重修幾經毀壞的房樓殿宇,才有今日所見紅、白兩宮相參差的廓貌。

Briefpack 雙面變形包試用心得-越南旅遊篇

三月,越南南方已經熱成一片昏沉的夢,生活擱淺在路邊隨處可見的吊床上,就連翻身都嫌憊懶;當然,胡志明市仍是壅堵而鬧熱的,一波波洶湧的摩托車跟隨紅綠燈變幻走向,無有退潮的時刻。 走在市區,充分感受到雙面變形包的機動特性,特別在「飛車搶劫」時有所聞的南越舊日首都,手提或者要比肩揹更具防禦力;何況漫步於保留有法式殖民風情的第一郡,白襯衫灰西褲搭配手提雙面變形包的清簡裝扮,似乎更能體現老城地帶的舊日情懷。可能受到曼谷鄭王廟的啟發,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在於胡志明市的紅教堂現也進入了修整階段,原物料運自馬賽港的教堂週邊張羅起鷹架,和柔軟如茵的綠草坪形成鮮烈對照;據說整體竣工須耗時兩年,意欲參訪的遊客尚得費心微調取景角度了。 也轉去大河三角洲邊上的美拖。神祕的湄公河發源自青海玉樹,蜿蜒過中南半島諸國,最後於越南入海;而美拖遂成了海口處闊葉植被廣袤、且出沒著無數生靈的水鄉澤地。 我們換乘渡輪登上麒麟島,後又轉搭上窳陋的扁舟,任憑頭戴斗笠、身著奧黛的船孃領航前行。在參訪古芝地道之際也曾觀看紀錄片,當中就有這類妙齡女子投入戰事;何況,濱水參差的綠影孵孕了越共躲匿的想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