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環島教我的事25/100:吃飽睡,睡飽吃

徒步環島的第27天,經過四天的沉澱以及整理,重新啟程,我搭車到台南,特地繞了遠路去朋友的老家住一晚,其實並不順路,朋友也無法下來陪伴我,但我真正希望的是能代替在台北工作的她陪陪爸媽。 台南真的是很美的地方,到處都是綠色與金黃色交織的農作物,已經四天沒有走路的我適應著環境,在一路上都像是狗狗會衝出來的鄉間小路中提心吊膽,果不其然一上路就遇上了成群的狗兒,但他們在對向叫了兩聲,我心裡很緊張,但依然假裝鎮定的走過「不要看他們!不要看他們!不要看他們!」我在心裡瘋狂地喊著,大概也是逗我逗累了,一群懶洋洋的趴在地上不理我。 圖片來源|念念 省道上雖然感覺很無聊,但不經意還是可以發現一些很不一樣的景觀,例如:像星際效應中的整片玉米田~看得我好想在裡面穿梭、奔跑,還有一整排的稻田,插的整整齊齊看了好療癒,到了最後的一段路準備彎進鄉道。 圖片來源|念念 「看起來很多狗的地方」是我心裡唯一的想法,深吸一口氣彎進去,沿著兩邊的稻田前進,眼看天色逐漸變暗,我趕緊加緊腳步,越往村裡走又開始有點緊張,一路上都在東張西望,事實證明根本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過沒多久就到了由許多

致面對關係也時常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自以為在演宮廷劇的你

年初六,剛吃完午餐搭配最近愛上的動漫—排球少年(相信我,以前我是絕對不看動漫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我,聽到妹妹凝視著前方緩緩的問: 「妳會怕我嗎?」 幾乎想都沒想的我,直接就脫口而出:「會。」 自從我跟妹妹開始學習溝通,她會直接告訴我,什麼是她在意或有感受的事,而我也學習冷靜地聽,為著對方不舒服的感受學習道歉。 然而,在溝通過後,我卻開始戰戰兢兢地害怕自己是不是下一刻,又會說錯話做錯事,使得我們的關係變得有隔閡也漸漸不自在。 經過再次溝通(其實有好幾度我們都沈默無語)我默默滴淚,她則是冷靜的釐清雙方的處境。為著我感受不到被在乎而溝通,了解彼此的不同。 後來,她說要載我去車站,當我準備下車時她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告訴我:「雖然我們很不一樣,但我很愛妳。」我默默點點頭,拎著行李轉身走向月台,視線卻因眼淚而模糊。 或許,因為很容易害怕失去關係,所以才會在對面人的時候,讓自己常常顯得退縮畏懼,但我身邊的人,沒有放棄地讓我知道,她們愛我。 溝通,不是為了否定任何一方有錯,而是為了讓雙方更多了解彼此,所以找到關係中平衡的出路。 表達愛的不同方式,就像翹翹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