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自討苦吃?

「上回和幾個朋友一起去走西班牙邊界的那條著名的朝聖之路,在整整30天中,每天都起早爬晚地揹著十幾公斤的大背包,辛苦地走上好幾十公里。過程中不但睡不好,也吃不好,害得我整個行程走下來瘦了好幾公斤。」一位友人在聚會時分享。 「那你有後悔去參加這趟旅程嗎?」我問。 友人這時自豪地表示「一點也不會!雖然這一趟所費不貲,而且在過程中,身體也是疲憊而痛苦的,但是在精神上,我卻是平靜而歡愉的。除了完成許多人都寤寐以求的夢想外,我也覺得人生也有了不同的意義與境界。這種有價值的活動我想我以後還會再去的。」 根據專家的說法,在生物界大概只有人類會不為了生存而自討苦吃;只為了尋求某種刺激、信念或目的,即使戕害自己的身心也在所不惜。 事實上,無論是大到苦修、冰泳、攀爬高山、極限運動、三鐵之類需長期準備與耐力的活動,小到坐雲霄飛車、彈跳、玩電遊、衝蜂炮之類隨性而起的消遣,許多人都會因身體痛苦或刺激後的緩解,而產生的腦內啡所帶來了歡娛,樂此不疲。此外,除了當下的喜樂外,因完成艱鉅的任務而產生的滿足、自尊、價值感,以及他人的驚訝與艷羨,更是讓我們的存在感飆到破表。這也難怪未參

人是否能一心數用?

「你知道我們之前在上班時,除了老板外,我最受不了的是什麼事情嗎?」幾位前同事在聚會時,一位資深夥伴忽然提出了一個問題。 「是什麼?」,大夥兒一面低著頭滑著手機,一面隨口問了一下。 「就是在一對一的會談或是多個人在一起開會時,一些人一直在注意著電腦或手機,對於要談的東西完全心不在焉,感覺超沒禮貌的。」對於這個指控,大家不覺地都抬起頭來,「你在說什麼?有這麼嚴重嗎?」 由於生命短促,再加上資訊上的爆炸,我們要學、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因此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創造出最大的效能,每個人都養成了同時做好幾件事的習慣,譬如像一面吃飯、一面聊天、一面看電視、一面玩手機、一面照相…。我們總期望透過多功能同時運作的模式,將我們的潛能及時間利用率發揮到極致。 這種同時創造多重價值的做法,不但能滿足我們的成就感,讓我們的存在有了更多的意義,並且產生了魚和熊掌均可兼得的幸福感。只是這些期待、感覺與結果其實都是虛幻的。 根據眾多的研究顯示,我們的大腦在先天構造上就無法同時處理兩件事。它是以一次一個任務的線性方式來運作,無法做到所謂的多功能平行處理。因此,當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同時去

我這樣子都是為你好

“我這樣子都是為你好”恐怕在生活中,是最被人常用,但是卻讓人最反感的一句話。雖然說的人可能是出於一片好心,也真的想要為對方著想,但是這裡頭有幾個盲點。基於絕大多數“利己才會利人”的言行原則來看,我對你好的前提是為了我好,所以才對你好。以致於許多當事人心中忿忿不平,因為他們知道說的人只是用虛偽的言語來掩飾自己不可告人的私心。此外,當我們提醒對方我們是為他們好時,也送出了“我是比較優秀”以及“你不識好人心”的訊息,這對於維護對方的自尊可沒什麼助益。 最重要的是,我們又不是對方,我們怎麼知道什麼是對對方比較好的主觀認知。如果一切必須依照我們的標準來定義好或不好,恐怕就是強人所難了。其實聽人說什麼不如看人做什麼。做如我們也受不了言行不一或虛情假意之類的狀況,那麼就不應該讓別人承受相類似的情況。有些話不說比說出來要好的。我這樣子都是為你好”恐怕在生活中,是最被人常用,但是卻讓人最反感的一句話。雖然說的人可能是出於一片好心,也真的想要為對方著想,但是這裡頭有幾個盲點。基於絕大多數“利己才會利人”的言行原則來看,我對你好的前提是為了我好,所以才對你好。以致於許

風水真的只是迷信?

「我們坐在哪兒或住在哪裡真的會影響我們當下的言行,以及個人未來的發展?這恐怕是不太科學,有點兒迷信的成份吧?像我,就不怎麼相信呢!」,一位同事在閒聊時表示,「這些跟風水有關的說法並不符合我這種做工程的思維,實在太沒有理論基礎,太不科學了。」「假如你真的像你所強調的那麼不在乎,那麼我明天就去找你的主管,建議把你的座位調到門口走廊的旁邊,那個靠近厠所、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可以嗎?」,旁邊的同事在吐槽。「你敢?!」 其實人會被客觀的環境影響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多年演化而來無法避免的現象。畢竟,我們身體的好壞感受足以改變自己的心理狀態,而生活的周遭情形則會不停地刺激身體做出相對的反應。這也為什麼居住在不同地區,不同國家的人,他們彼此的想法及言行會有如此的不同。 事實上,在生活中,我們也不時地受週遭環境的牽引。像在吵雜或人員經常來回走動的環境中,我們就無法專心、在太熱或不通風的地方,我們會無精打采、在擁擠不堪的場所,我們會以沉默或躁動來表達心中的不安、…之類。甚至和哪些人相處距離的遠近,都足以影響我們和對方的互動與關係。 因此,在客觀環境會影響我們的情形

為什麼愈學愈匱乏?

「你知道我們最近可真是忙。」在訓練課程的空檔,人資夥伴們向我訴苦。「怎麼回事?」 「最近我們的老總參加了幾個探索未來產業發展的課程,結果回來後就找我們開會,要找出因應之道。他不但強調比起別家公司,我們學習的太少、太慢、不夠先進,因此要求所有的重要幹部們每個月都必須固定上網學習外,還要我們建立起相關的學習評估系統,以便推廣到全公司。他的想法愈多,我們做的人就愈累了。」 由於身處於資訊泛濫與快速傳遞的環境,為了不落人後,跟得上時代潮流的腳步,增加個人的價值及存在感,我們每個人每天就得疲於奔命地去瀏覽和吸收各種訊息,讓自己在他人面前也可以展現出博學多聞的形象。 可是我們能運用在學習的時間有限。 在項目太多而時間太少的情形下,一種多樣而淺薄的學習態度就應運而生。我們凡事只要知道就好了,沒有必要去了解其中的原委,也不必花精力去思考資訊的真偽,更沒有功夫去將資訊內化成自己的知識。然而即使是這樣,我們依然對錯過的巨量資訊而感到懊惱。 這種資訊上的焦慮不但讓我們學得愈多卻愈不滿足,而且碎片化的表面功夫,也讓我們變成了類似百科全書般的收發機器。針對問題的一切反應都

為什麼小指要戴戒指?

「有一個現象我不太明白。」在和一群遠道而來的友人吃飯時,一位好奇的女士詢問,「我發現這裡有許多人,不分男女老少,喜歡將戒指戴在小指上。可是你知道嗎,在我們那裡,小指頭戴戒指的人通常是在表達自己處於單身狀態。可是這裡有些老人甚至是攜家帶眷的人也在戴,難道他們是昧著事實在表態嗎?」「妳誤會了。」,我笑著回答,「這些人其實是為了防小人,不是在求偶。」「真的會有效嗎?我在想,這些人的旁邊應該有很多想對他們不利的潛在敵人,是吧?」 當我們在生活中碰到不如意的人或事時,為了能讓自己過得自在,心安一點,可能的積極方式就是主動地去面對或是處理它。但是如果想要省點麻煩,或是避免處理時的失控,那麼就會採取相對消極的間接做法,像是逃避、隱忍、求神、問卜、配戴吉祥物或符咒之類,以安撫自己的心靈來改善當下或未來的處境。由於坊間傳言,小指戴戒指或留長指甲可以防小人,因此在趨吉避凶的考量下,許多人就寧可信其有地去做,求個心安。 只是我們的處境是由我們的客觀環境及我們的主觀認知所決定的;同樣的人與事在我們不同的解讀下,就有了多樣的面貌。 如果我們認為周遭的人都有可能對我們不利,

人是否能一心數用?

那天一位年輕人在進了電梯、按了樓層後,就不停的低頭玩手機、發簡訊,到了要到的樓層,門都打開了,他也不為所動。直到我們按了開門延長鍵,拍了他肩膀,告訴他目的樓層已到,他才茫然的走出去,不過頭仍低著。 其實不只搭電梯,很多人在走路時也手不離機,結果不是走過了頭迷路,被車撞,跌到旁邊的水溝中,就是東西被扒了也不知道。為了杜絕開車時駕駛人因玩手機而分心,交通單位還針對一心數用的駕駛人訂了罰則。 其實科學家已一再的証實,人的大腦不像現在手機中的四核、八核之類的處理器,可以同時處理許多一起發生的事,而不降低其效率。也就是說,一心的確不能數用。雖然我們可能因習慣而駕輕就熟某件事,如吃飯、開會、開車、…等,而可分心去看電視、發送電子郵件、化妝、…,但其中的質量絕對比不上專心做一件事時來的好。我就看到過同事在會議中將郵件發給不對的人,女生們走出車子時臉上化了一個怪怪的妝。 最近也有國外研究顯示,用餐時分心(如聊天、看視頻、聽廣播…)會增加攝取的食物量,吃下更多的熱量。例如看電視或聽廣播就會多吃一碗飯的熱量(280大卡),看悲劇(如來自星星的你、後宮甄嬛傳、半澤直樹

投資是打發時間的娛樂?

曾經有一位投資界的友人表示,如果大科學家愛因斯坦的名言『人大多是瘋子,因為總相信同樣的做法,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是真的,那麼全國最大的瘋人院就應該在股票市場:因為90%以上的個人投資人長期下來是無法從投資股票賺到錢的。可是每當要投入資金時,這些個人投資者都會信心滿滿地表示,這次不一樣了,我一定可以賺到錢;雖然他們操作的手法和以前並無不同! 記得前一陣子國際黃金價格大跌,而眾多黃金投資專家都不看好後市時,許多大媽、菜籃族們全衝進市場買了一大堆黃金,認為自己英明的判斷絕對讓專家們跌破眼鏡。結果在短期價格上升後,幾乎所有的黃金投資個人又住進了〝套房〞。 如果投資只是為賺錢,這些一賠再賠的投資人為什麼還要留在市場中,跟自己的錢過不去? 事實上,除了錢,有不少的投資客其實是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証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和同好結交並交換想法、從小贏中培養自尊/自信、跟上市場脈動/不落伍的想法而行動的。想想看,每天若沒有一個可供奮鬥的目標存在,讓自己從無聊規律的生活中因期望而脫離,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這也是許多退休族、菜籃族、上班族、失業族願意付出代價,只求能從小

除了“為悅己者容”外還有什麼?

有一位賣女用內衣的老總曾表示,女性裝扮自己並不只是為了取悅他人,因為像內衣這種只有自己或是非常親密的人才會看到的物件,是什麼樣式、什麼材質,除了自己知道外,外人是不可能一窺究竟的。但是他店中許多華麗而昂貴的內衣卻依然大賣,顯然取悅自己,讓自己的自信心提升,亦是裝扮中十分重要的因素之一。 由於世間存著所謂的“外貌紅利”這個潛規則,因此外表比一般人要好看的人,他們的收入、機會、關係、權力、成就就是比平均數值要高。像漂亮女孩或英俊帥哥的網站人氣、相關著作銷售就是比一般人的要好。而公司喜歡用比較好看的人,也是因為該雇員可以在不增加收入的情形下,讓周遭的同事因其存在而感到更幸福、更愉快。因此願意多付一點錢給能力一樣,但外貌較佳的員工也就不足為奇了。 事實上,除了外貌外,頭髮的多寡、身材的比例與身高也影響著男性在工作上的成就,像美國總統的平均身高就比一般的人多七公分。或許高人一等且胖瘦合宜的身材讓人覺得其更有魅力,更能管理自己,自然所說的話也變得更具有權威性、更有份量。 雖然外表可以影響個人許多方面的自由度,製造機會的多寡,不過過度的注重外表、拼命地修飾原先

人心真的不古?

之前有個短片在網路上瘋狂轉載,是一位法國年輕人假扮成流浪漢或西裝男,在大街上路倒,看看有多少路過的行人會停下腳步,伸出援手。 結果不出所料的,當他穿著流浪漢的服裝時,沒有一位路人駐足救援(除了一位老婦人停下來思考了一陣後離開)。而當他身穿西裝時,在極短時間內就有一位年輕女性衝上去關心。之後,一大缸子的人都圍上去,提供了協助。在影片結束時,年輕人提出了,人不該以外表取人,輕視弱勢者。每個人都應該隨時伸出援手,協助無助的陌生人,以免自己有天路倒時無人理會的大道理。 不過當其指責人心不古時,卻忽略了影響人類行為中的幾個重要因素。首先,在採取行動時,人們一定先評估其中存在的風險。西裝男代表著不缺錢、有修養的人,幫助他的風險應該小於代表沒錢、沒能力、可能會坑人的流浪漢。 這也是之前在大陸,一位學生好心的幫助一位受傷的貧困老太太,事後卻被對方一口咬定就是肇事人,要求鉅額的賠償。趨吉避凶本來就是人性的本質,這通常也和當地的社會環境及人情世故息息相關。 其次,人都有從眾的心理,不想當領頭羊,免得要負成敗的責任。這就是發生在60年代,一位女士在紐約深夜被惡徒追殺近

我這樣做都是為了你好?

「你為什麼這麼不聽話呢?我和你爸這樣子做還不都是為了你好,你可不要不領情喔!」在捷運上,一位中年婦女壓低聲音對著旁邊一個貌似高中生的男生表示。 「可是我根本就對當醫生不感興趣,為什麼要聽你們的呢?」,男生有些不耐煩。 「我們都是為你的前途在著想呀!你還不知道感激,真是白養你了!」,婦人的聲音不覺提高了一些,「你這次就聽媽的話,媽是為你著想,不會害你的…。」 許多當父母或是長輩的出於個人的關心與愛護,總是希望這些延續自己有限生命的傳人,像是子女或是小輩,未來能因為自己的教誨而過得更好,能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因此,以自己的觀點向對方提供合理的建議,甚至要求對方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現象,在社會中十分的普遍。 事實上,對於身邊親密的伴侶或是友人,我們有時也會基於關係上的考量,在認為是為對方著想之下,企圖說服對方聽從我們的建議。 只是除了關愛,打著“我這様做都是為你好”的旗幟,要求對方聽命於自己的企圖,真的沒有其他“為自己好”的私心隱藏在其中? 有時,父母親“為你好”的要求其實只是為了保住他們自己的顏面,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讓自己蒙羞;甚至是藉由指揮及掌控他

為什麼得忍受不方便?

「我一直搞不懂,世界上的測量單位為什麼還要同時存在公制及英制的?這在現實運用中實在是沒什麼道理。」,一位在科技業服務的朋友表示,「每當我要計算一些長度或重量時,就深恐用錯了單位。有時,必須做單位上的轉換時,還怕那些微小的誤差造成了重大的錯誤,真是令人苦惱。」 其實,不只是各種測量單位上的混淆不清,像車內的駕駛盤或車輛該朝向道路的左邊或是右邊,火車軌道還要區分窄軌與寬軌的不同寬度,毫無科學根據、又不方便,卻繼續被使用的鍵盤字母排列,都是一些大家習以為常,但是卻完全不合邏輯的事情充斥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雖然這些結果的形成都有其時代上的背景或原因,也多是因為當時制定這些規則的人求取方便,突顯自己的重要性或真知灼見,甚至只是為了某種特殊目的的積非成是,不過一旦大家接受,並且形成一種共識與約束後,就成了世代上牢不可破的習慣。 沿用讓人方便運作的規定是理所當然,但是大家死抱著不合理、不方便的制度或習俗卻不願改變,就不是理性思維所能分析的了。 由於我們出生與成長的環境影響了我們的認知及言行,因此即使我們日後發現其他的方式比現存的更方便、更優異,但是在改變個人的

山寨會是另一種價值認同的方式?

「你知道嗎?我一生中最痛恨就是山寨版的東西!」,在會議中,大老板義正辭嚴的表示。「每次想到我們的心血結晶被別人無償地拿去翻版使用,我就覺得心在淌血。這可是兵不刃血的強盜行為啊!真是太可惡了!」「可是我們自家的產品不也是在參考、引用了別人的想法及內容,這樣算不算山寨的行為呢?」,同事向我低語。 在現實中,我們對山寨版的東西其實是又恨又愛。 恨的是,這些山寨東西在沒經過原創者的允許,也未投入大量資源的取巧下,就坐享其成。不但造成了原創者財務上的損失,讓他們因心血被剽竊而悶悶不樂,甚至失去了繼續投入創新的成就感。而且在低價訴求下,也減損了原創物品的原有價值。 可是對消費者而言,除非自己真的很在意獲得的是不是真品,擔心山寨品的品質是否低下,否則在價廉物美,甚至還獲得比原版更多好處的情形下,擁抱山寨品也是合理的行為。 其實,太陽底下無新事。除非是劃時代的跳躍,否則多數所謂的原版或創新都是奠基於前人發展的結果上。因此在廣義上,它們都是之前人們心血的結晶,再透過進階、整合或轉變後的山寨版。 有人曾表示,山寨其實是對原版價值認同的反面形式。因為我們只會對自己或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