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谭炳昌

制妖编魔记


妖魔化对手是大英帝国的拿手把戏。美国称霸之后,更把这传统伎俩极限发挥,值得世人花点时间关注,认真了解。

相信记得前南斯拉夫领导米洛舍维奇的人不多了。在西方政治家,传媒集团和各式各样的“人权组织”的大量报告中,米洛舍维奇被形容为“巴尔干屠夫”,是自希特勒先生以来最有天分的顶级“魔头”。他专长种族清洗,屠杀无辜妇孺,集体乱葬。受害者照惯例都是西方人最关爱的回教人士。

米先生在2001年被收监审讯。当时南斯拉夫已经注定要四分五裂,一个很有潜力但不大听话的欧洲大国切底被打胎切碎,任何人都没有能力挽救了。2007年,当时的国际法庭主席亲自宣布米先生的“反人类战争罪行”证据确凿。2010年,美国的“生命杂志”把米洛舍维奇列为全球最糟的独裁者之一,实至名归。

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了。米洛舍维奇在2006年于荷兰监狱离奇死去之后11年,海牙法庭竟然静悄悄宣布米先生无辜。大魔头种族清洗这事情只不过误会一场,嘻嘻,大家当没有发生过便好了【链接】

这翻案非常不寻常。帝国集团屈人,一般咬定后是不会改口的。为何对已故的米先生格外处理呢?原来米先生被指控的大屠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乱葬岗现场连骨头也没有一块,勉强假不来,惯于杜撰的帝国历史书也包容不下。反正人已投胎去了,便索性把事情删掉,一了百了【链接】

一个世纪级大魔头被平反,应该算得上头条新闻吧?

奇怪得很,国际“自由传媒”竟然集体黯然。大概宣传机器比较忙,有大量妖魔化任务等着要处理吧。

伊拉克的大杀伤性武器,随时会把世界毁掉。最后只找到几个过期手榴弹又如何?萨达姆已经被吊死,伊拉克被彻底砸破,布殊总统已宣布“大功告成”,自由传媒都在鼓掌庆祝,还啰嗦什么呢?希望萨达姆冤魂不散,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对“假毒媒”来讲,世上的魔头多得很,还有很多假新闻要交稿:利比亚,叙利亚,阿富汗,委内瑞拉,乌克兰,朝鲜,玻利维亚,伊朗,都有妖魔鬼怪等着他们塑造形象,安排出场。当然还有“魔中之魔”,老对手俄罗斯和中国需要经常上漆抹黑

二十一世纪的帝国传媒机器,是吃沾血馒头为生的。美国带头的侵略战争从未停过,而每一场战争都有主流传媒推波助澜,加油打气。记忆之中,自由媒体的大哥“纽约时报”从来没有反对质疑过任何一次的侵略战。大家知道有例外的话,麻烦把资料发给我,开开眼界。

帝国传媒机器运用似是而非的意识形态,虚假道德,双重标准,躲在自由主义面具后面的种族歧视,偏颇报道,甚至公然造假,在不听命的国家直接间接制造冲突,分裂,仇恨,和集体失智,进而引发内战,侵略,导致数百万人家破人亡,生灵涂炭。

“假毒媒”在被忽悠的群众心中所播下的毒苗,可以杀几代人于无形,比纳粹的毒气更残忍可怕,是真正的严重巨大“反人类罪行”。无奈话语权在他们手中,所以大部分人连听也没有听过,更遑论声讨了。

帝国集团妖魔化中国是老习惯,并无新意。今天的伎俩,比起 “魔宫煞星 傅满洲” 年代的纯形象式丑化要高明隐秘,但根本原理不变,依旧凭空捏造,以各种借口激发群众心里埋藏着但讲不出口的愤懑和歧视。

“假毒媒”的绝招是重复又重复。一百次不够,便说够一万次,什么超现实谎话都可以变成“事实”。在互联网年代,昨天的谎话与今天的故事可以互相矛盾,甚至相反,也没有几个人会留意。造谣也无需执着逻辑,说得出便尽管放胆说好了,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分辨能力的。不是我贬低自己的物种:自从释放民粹之后,“智人”的智慧平均值大幅下跌,已经失去了“离谱”这概念。

想观察研究集体失智,香港是个理想地方。

于近期的蟑螂之乱中,相信警察在太子地铁站杀了几百人(我亲耳听到的最高纪录是三千)的人,竟然为数不少。黑衣蟑螂盛传受害人都被毁尸灭迹。那么几百人的家人呢?原来都被灭了口,尸体随手扔掉了。那么多人,还有亲戚朋友和同事哦?看来香港警察一不做二不休,通通都杀了。这样下去,香港很快便人烟绝迹,豪宅免费。这正是我在小说 “笙歌” 【链接:笙歌故事介绍】所描述的情景哦!不要怕更离谱,反正不会最离谱,便是民智尽失的恐怖现象。半年前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社会的平均智慧,可以低落到这个地步。在“假毒媒”渲染之下,几个月前还是全球最克制最温柔的香港警队,一夜之间变了“暴警”,有水洗不清。

除了少数顶层设计师,绝大部分参与者都不知道自己是妖魔化行动的炮灰。正如百分之九十九的十字军,都不知道自己为何托住十字架往东走,与一些和自己毫无仇恨或利益冲突的陌生人你死我活。

当一个谎话语境成形后,不少容易被忽悠的大众便自动跟着人家写好的剧本,念念有词,义愤填胸,两肋插刀往前冲。为啥?嗯,大概是为了“公义良心,民主人权”之类吧。在香港这世上最自由的城市,暴乱竟然是为了“争取自由”!有些“自慰英雄”,在这言论极度自由的失控之城,打起“捍卫言论自由”的旗帜,一样有大批丧尸跟随后面喊口号。老实说,集体疯狂虽然触目惊心,但从心理学和社会学的角度看,的确有研究价值。

在“假毒媒”催眠之下,大量牛鬼蛇神,新种族主义分子和优越感被压抑多时的传教士们【链接】纷纷复活,喊口号的喊口号,造谣的造谣,打杀的打杀,互相怂恿,敌忾同仇。渐渐人多势众,政府和警察突然被逼要招架他们的荒诞指控,处于被动状态。这时候,“中立理性”的香港“和理非”会劝喻大家以和为贵,一人让一步。那么多人相信的谣言,总有些道理,何不拉几个警察坐牢,好让大家泄愤顺气,继续跑马跳舞?

香港的“中立理性”是有方程式可循的。根据科学方法估算【路透社估算链接】大约23万人上街游行,却被说成一两百万。粗略一算,一两百万人贴着前面屁股挪动,要环绕细小的香港岛一个多圈,可能吗?可能!只要够胆说,什么都可能!这荒谬数字,在“假毒媒”的推广下,很快成为国际标准。游行人士都几天前回家吃饭了,人数还在幻觉中不断增长。

而“中立理性”的一群,见各有各说法,便使出中立逻辑,又是一人一步,总和除二,大概一百万如何?孔子教的中庸之道,不是这样算出来的哦!一个另类的平衡宇宙,就是这样逐步构成的了。

新疆的“关塔那摩式集中营”,也是用相似的设计搞出来的。在分析这巨大妖魔化工程之前,容许我先来个表面荒诞,但颇为贴切的寓言故事。

我和一班流氓哥儿们,突然齐声指责你在家中虐儿。你对这无稽指控,本想一笑置之。但我们越闹越凶,你不回应,会被误会为默认。你终于按耐不住,找来左邻右里,大厦看更和三两好友为你作证。

但我大笑一声,说道:“这是什么人证?他们都认识你,当然替你辩护。还有,主要都是些劳苦大众,还包括有色人种,要我们相信?开玩笑!这样吧,有诚意澄清的话,让我们的医生替你的孩子检查身心状况吧!”

你当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啦。“要你们的医生验证?太离谱吧!替我作证的人,当然都跟我认识,否则怎样做証呢?呃,且慢!我根本就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像疑犯一样受盘问,不停解辩呢?还有,你这帮人都是流氓混混,还有几个恋童癖,我为何要跟你们解释我的家教?”

我说:“呃!我们的确有不良记录,但我们虐儿不代表你应该虐儿哦!你想想,道德是绝对的,一个君子,不应该以别人的不是来掩饰自己的罪行,对不对?”

你越听越糊涂了。情急之下,说你最多有时拍拍孩子屁股,督促他们用功读书,只不过为他们好。

“呃!” 我说:“终于认了!坦白从宽,继续老实交代!”

帝国传媒机器的妖魔化套路,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但颇为有效。

庞大的 “假毒媒” 网络现在集中火力攻击中国新疆政策,手法跟以上寓言同出一辙:

1) 老大吹哨子,召集黑道上的哥儿们:

“假毒媒”发炮一轮后,老大召集了23个传统“西方阵营”国家齐声谴责中国在新疆的教育营。这些国家大部分都有悠久的犯罪历史:伪旗造假,侵略殖民,种族清洗,逼害回教徒,掳掠国外异见分子,关进无法无天的黑狱,虐待逼供,制造颜色革命等等,篇幅有限,不能尽录。其中不少都有参与侵略谋杀米洛舍维奇,萨达姆,卡达菲等。

2) 迫对手回应:

他们越闹越凶,中国唯有找来54个国家的支持。他们绝大部分的历史往绩,都比以上23个帝国会员清白,其中不乏伊斯兰国家。了解之后,这些国家都写信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正式表态支持 【链接】英语媒体对此也有含糊其辞的报道,主要的意思是:“呃,都是些二流子,能信吗?” 更重要的是:“道德是绝对的,一个君子不应以别人的不是来掩饰自己的罪行,负负不能得正,对不对?”

但我们堂堂正正,没有做错,哪来“负负” 的说法呢?

流氓们大笑三声:“你没有错?这话怎说?真凭实据一块钱两斤,不信你看看报纸,各大自由传媒都有报道哦!”

3) 中国为了大局,不厌其烦地解释这些教育营很多是周日营,以教育为主,周末学员回家。哪来“纳粹集中营”的说法呢?:

虽然中国政府发言,一般比帝国集团严谨负责,但对他们来说,中国人说的话“不可信”,理由莫须有。反正在“后现实”时代,事实不值钱。信不信由你,我亲自被一个“香港假毒媒人” 这样质问:“你说是教育营,有没有学员名单?毕业证书?” 这说法犹如法轮功到处说中国偷抢内脏移植,中国要“证明”他们诬蔑的话,必须把全国移植手术的心肝肾脏的捐赠名单公布,让欧美各国审查。大概维多利亚女王当年也没有这么乱来吧。

最后,我心中有个谜: 他们拼命妖魔化中国,除了优越幻觉作祟,还有什么实际动机呢?

被帝国集团妖魔化的国家,一般不用等多久,制裁和导弹便会双管齐下。但这两套似乎很难用于今天的中国了。想靠妖魔故事制造中国内乱?没那么天真吧。利用谎言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打击一带一路,是一个明显意图,但已显得多余。因为只要大佬有命,集团附庸国无需借口也会围堵中国,不必搞那么多动作,开坛作法。而其它国家之中,54个已经投了票,胜负已分。中国这回以大比数胜出,比女排赢得更精彩,帝国传媒照理应该收兵,另觅软肋攻击。

那么,他们的继续妖魔化动作还有什么目的呢?

我怀疑现代版“傅满洲”的主要观众,是帝国集团自己的国民。很多英美民众,已经开始质疑他们的政府和制度。过往二十年,每天都有西方专家预测崩溃的中国,默默耕耘,不经不觉扶贫数亿,一般人民的生活也以倍数改善。反之,美国打工仔的平均收入比起二十年前,要实实在在地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他们开始察觉到,所谓“民主”政府,以民为猪,左选右选,最后也只会为顶层的1%服务。而大城市的露宿者一天比一天多,出现人满之患。帝国老百姓继续朝这方向胡思乱想的话,离开革命的日子不远了。有了“傅满洲”,帝国大哥可以暂时说:“看!中国佬的成功背后,有不能接受的人权代价!太恐怖啦!你们要好好珍惜。感恩自己不是中国人!民主万岁!自由万岁!投票万岁万万岁!”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布施一点儿形象,让人家快乐多一刻,也无妨。反正他们的妖魔化手段,在国际上越来越没有公信。越没有公信,他们便越加力,而越加力,便越离谱,不自觉把真面目露诸于世。

再者,长期妖魔化对手会令他们的国民与真相脱节,容易造成轻敌误判,未尝不是好事。

谭炳昌 2019.12.20

有关文章:

  1. 中国特色的“极权主义“:https://www.jamestam.net/single-post/2014/10/08/authoritarianismCHN

  2. 中国人的舆论抗战:https://www.jamestam.net/single-post/2015/03/14/Being-Defensive-About-China-CHN

  3. 新包装种族歧视 与 传教士妄想症: https://www.jamestam.net/single-post/2019/09/12/Neo-Racist-Missionary-CHN

  4. English Version:Manufacturing Demons

#妖魔化 #舆论抗战 #暴乱 #种族歧视 #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