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妖编魔记

妖魔化对手是大英帝国的拿手把戏。美国称霸之后,更把这传统伎俩极限发挥,值得世人花点时间关注,认真了解。 妖魔化的伎俩并不复杂,但随着世人被愚昧化,“自由传媒”的炒作越来越离谱,到了疯癫地步。但成功妖魔化对手,最大的受害人竟然是自己!

面對事實等於“反美”?

可能有人認為我很 「反美」,但我對美帝國的看法是基於大量不具爭議的事實,而非偏見或意識形態。其實我年輕時很崇拜美國。好萊塢電影看多了,甚至以為牛仔是英雄,印第安人是野蠻的「紅番」。懂得睜眼看世界之後,看法才逐漸180度轉變。 我是中國人,一般不喜歡理人家閒事。我也很現實,知道烏托邦是忽悠傻瓜的白日夢。人類社會有進有退,有好有壞,有苦有樂,從來不十全十美,永遠也不會十全十美。所以除了美國,我甚少對其他國家諸多批評。連對一眾馬仔附庸國我也盡量保留口德。做馬仔很多事身不由己,大家體諒體諒。不過對美國,我覺得從自保和道義立場,大家都有需要,甚至責任,去嚴厲監察和批評。有足夠內外壓力的話,暴力帝國可能會有朝一日稍微收斂,甚至改過自身?就算是我做夢吧,但另外的選擇是任由宰割,或同歸於盡的核子戰爭。 美帝國的國際惡行多不勝數,只能隨便舉證。至於它國內侵犯人權的行為,與國際社會無直接關係的,在這裡就不作評論了。唯望唐納德順利當選,履行諾言,蓋道高牆把美國圍住,讓世界稍享片刻安寧便好了。 美國對世界和平真的有威脅?這方面個人意見不能做准。讓我們看看歷史和現狀吧。 一個只有短短 240 歷史的國家,有220年都在打仗。很多時甚至同期分別進行幾場戰爭。這統計還沒有算進無數對印第安人種族清洗的軍事行動,和前往非洲以打獵心情擄掠黑奴的 「商業行為」。再者,小型或隱形軍事侵略,譬如在尼加拉瓜和巴拿馬的欺壓,也沒有算進賬內。打了那麼多折扣之後,美國這國家到面前為止,還從未試過連續十年沒有任何戰爭。隨手分享兩條鏈接供大家參考: (1) http://www.loonwatch.com/2011/12/we-r

中國人的輿論抗戰

有人說我很偏袒中國,對凡事都醜化中國人的評論,看到便忍不住口要駁斥。 他們說的沒錯,因為我清楚見到國際上的宣傳炮彈亂飛,造成遍地白痴,甚至國破家亡。當然有人會說這不過是我神經過敏。就由他說吧。當初中國把谷歌和 Facebook(臉書)踢走,也被很多人罵神經過敏,思想落後。直到斯洛登大爆內幕後,部分人仍然死不肯改變看法。面對盲目偏見,唯有嬉笑怒罵,或一笑置之。再環顧全球,神經不過敏的後果由中東到非洲到東歐,比比皆是。看來一個國家的神經系統,還是寧敏莫鈍較為保險。 這場不常規的世界大侵略,可以說是兩個世紀來帝國侵略的變態延續。在這場反帝國侵略的抗爭中,中國是後來者,處被動狀態,而明眼的中外人士,一直都偏於保守沈默,甘守下風,很少積極反抗。 稍有腦筋的人,都知道中國這極其龐大複雜的古老大國,永遠也不會“完美”。尋找烏托邦的人,請繼續往前走,不要回頭,拜拜。過去兩百年,中國飽受了民主海盜,鴉片販子,和神經錯亂的小鄰邦輪流侵略。自己也由於大煙吸多了,深陷自殺式的腐敗,笑眯眯地臥以待斃。但中國最終竟然活了過來,還自己當家作主。這現象有人稱之為氣數,也有人視之為神跡,不知道毛澤東九泉之下有甚麼看法?可能真的有點兒太神奇吧,很多國人一下子吸收不了,心理上的強烈的民族自卑感無法擺脫,變得情緒失調,十分可憐。 中國的重生,痛苦漫長。中國的改革,無論深度速度也史無前例,而且腳步不能停留。中國人在這過程中拼命賺回來(而不是搶奪的來)的財富,與西方大國相比,也分配得比較均勻。改革開放以來,雖然貧富距離擴大不小,但窮人的生活比例上得到更大改善。龐大高速發展的副作用肯定不少,包括了貪腐問題,環境生態的污染,

中國特色的極權主義

香港的“雨傘革命家”們並非真的在追求“民主自由”。香港是世上少有的自由社會,程度近乎放縱。在這裡搞革命爭取自由,實在太玄,難以信服。當我問他們革命成功後,有了自由民主,打算如何改變社會時,答案都有些離題:“中國是極權國家,定要反對!” 哦,原來這才是真正原因。 習慣了西方 “自由傳媒” 招牌菜的人,都知道中國是 “極權國家”,令人心寒。我希望多些瞭解,於是決定反潮流,實事求是探索一番: 1. 當新中國在1949年成立之際,中國的人均壽命不過35歲,文盲率高達80%,GDP 比清朝時期還低。經過一個多世紀的鴉片荼毒,貪污腐敗,列強侵掠和內戰,中國當時處於垂死邊緣。做夢也想不到,65年後會翻身成為全球第二經濟大國。毛澤東的超英趕美,現在看來一點也不虛幻。過去30年的成績,相等小英帝國工業革命後200年的演變,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跡。英國作家 Martin Jacques 蒐集了大量數據,作出客觀比較,可供參考: http://www.martinjacques.com/books/when-china-rules-the-world/. 但經濟發展雖然重要,社會發展還須以人為本。 2. 根據美國的權威民調 PEW,大概 80%的中國人對政府工作表現滿意 http://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08/jul/23/chinese-satisfied-with-government/ 當然,20% 不滿代表近三億人有牢騷,問題不小!當年鄧小平問卡達總統想要多少“自由移民” 時,心目中可能是這批人。美國國會的支持率,在2014年(Gallup Poll 2

Impressions from Iran (5) Final Episode: Iran! Iran! 伊朗印象(5)终结篇: 伊朗!伊朗!

Isfahan Square 伊斯法罕的广场 Two weeks in Iran showed me the extent to which a country can be savagely demonised by the corporate free press. I was surprised by the contrast between what I saw, and what’s commonly portrayed in TV and newspapers. I hope my pictures have said at least a few words. 两个星期的南伊之游,让我领会到西方“自由传媒”的妖魔化力量,原来比想像中更巨大狠毒。像伊朗这类被围困孤立了的国家,一般人都没有亲身证明的机会。在受害人没有反驳能力的情况下,强大的国际喉舌更肆无忌惮,随意抹黑。 Iranians are by far the friendliest and warmest people I’ve met, with a spirit that defies sanction. That said, the ancient civilisation does face considerable internal dilemma and external challenges, threatening her olde worlde charm with polarising tensions. 不畏强权,蛮有骨气的伊朗人,极为热情友善,真诚好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他